解读三星堆出土文物中的“青铜神树”

几千年来千千万万的学者一直在一代一代从不间断的研究、系统总结、记录、传播、
发扬光大“三星堆”文化的内涵及科学道理,形成了一整套系统、脍炙人口且能被各个文化层次的人理解和主动接受并能随时应用的文字诠释。但是,所有“三星堆文化”的成书几千年来都没有作者姓名和三星堆文化的署名。因为,1.
三星堆在大约三千多年以前就在一次没有记录的大地震中遭受了毁灭性的破坏(很有可能大于汶川地震的震级);2.三星堆遗址重见天日之时已经是公元1986年;3.
三星堆遗址重见天日以后所有的学者都没有把它与现有的有关三星堆文化的成书(没有任何有关“三星堆”文字的书)对上号。所以,就造成了现在人们对三星堆文化的神秘感。

三星堆文化在约三千多年前的一次特大地震中遭受灭顶之灾,所以造成了三四百年的早期历史空白及对其文化传承只存在残缺不全和无法验证的事实。再加上在古代的殷墟才有甲骨文的发现,而且甲骨文上的卜辞大多为“巫”所刻画,“巫”字由离卦的卦形演变而来(长安县张家坡出土西周骨镞上刻画的符号为证),离卦在代表人物时指中女、文人、大腹、目疾人及甲胄之士,所以“巫”就是古代的知识分子,不是今天跳神的端公、巫婆;且到了秦代,秦始皇要“书同文”统一文字,于是焚书坑儒(儒也是知识分子)。所以,三星堆文化残存资料就更加残缺不全,再加上难以印证,直到1986年三星堆遗址被世人所发现之前和发掘之后没有人能系统解读三星堆文化。

三星堆文化的内涵:天之道——-阴、阳(正、负)
人之道——-仁、义(德、谦) 地之道——-刚、柔(承、载)
现有三星堆博物馆保存的出土文物就是:变化、不易、简单的最好印证。

实际上后人所流传保存下来的《易经》学说就是从三星堆文化中演绎而来的经典部分。反之,相对来说现今易学所保留的内容算是比较完整系统的三星堆古文化的内容。只是几千年来没有人把它们进行“对号入座”,可以证明这一点的最简单的例子是:出土的三星堆文物中的器皿上的七个古文字都在出土的近代考古文物中的易经古物上频繁出现过,如:河南江陵发现的战国时期楚墓竹简上商周卜辞“坤六断”之形、安徽阜阳县双堆一号汉墓竹简上的卦形、江苏海安县清墩遗址出土的骨角器上有数的八卦、新石器时代晚期的松泽文化遗址中发现的六个数字。如三星堆博物馆展示的古文字开头的两个×和∧在易学中代表数字五和六。

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三星堆文化的形成发展,过程:四千多年前开始——实践>记录>对照>总结>立意>加以形象具体化>据实造字>口口相传>突发事件(极有可能是大地震)>历史断层(残缺成迷?),周文王成书>孔圣人及其学生们对此文化的完善>直至今日的“易经”。

所以由此可见,三星堆遗址在远古时期很有可能是古蜀国易学研究的“最高学府”或类似“易学陈列馆”的场所(离卦在代表人事时是指:文化场所、聪明才学、想见虚心、书事、美丽,这在三星堆出土文物中都可以找到对应的青铜器物,且三星堆出土文物可以证明当时是把离卦放在首要的位置),名声可能远超现今的北大与清华。它的研究涉及范围之广、之精准、实用价值之高是现代人无法想象的。

三星堆之谜从历史上的唐朝时期就有人对它进行感叹:具体有李白的《蜀道难》为证,因为——蜀字就是天、地、人的和谐统一体。古文字中”蜀”的上半部就是代表阴、阳(天);被包围部分的“虫”字代表的是人(仁、义),虫的原始代表物是蚕(因为春蚕到死丝方尽,古代人们最奢侈的衣服就是丝绸做的);中间部分代表的是“地”——刚、柔。蜀道难三个字李白的原意可以理解为:天、地、人之道之难。它有两层意思:1.
三星堆文化的具体表现(没有形成系统的文字,只有在口口相传的状况下)毁于大地震中,在三千多年前没人说得清它的道理,所以称为“难”;2.
四千多年前的大地震像汶川地震一样毁灭了所有的山川道路,当时的科学技术和新闻传播手段现代人是无法想象的,此为第二“难”。诗中的“地崩山摧”就是指大地震;“壮士死”是指死了不计其数的人。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1-12-18 20:53:16编辑过]

三星堆遗址在四千多年前已形成了一整套对大自然与人文关系的总结、记录、发展、实践和进一步总结、归纳,形成了具有独特内涵,且又深入人心、通俗易懂、形象具体,赢得人们信服和依赖,并表达出了人们难以想象的百方朝圣的场景,如恢复原状它绝对不会亚于现在的西藏布达拉宫。三星堆遗址当时供奉的最突出的第一对象(表象)是太阳。实际上是突出的以“雉”为代表的文化(科学)。因为在《易经》中离卦代表的有:想见虚心、美丽、书事、心、目、文化之所、聪明有才学、火、日、电、中女、甲胄、戈兵、大腹、鳖、蟹、蚌、龟、枝干枯槁的树木、三二七、南、赤色、紫色、红色、苦味。这一点可以从三星堆文物的金环纹饰和金沙文化遗址出土文物中的金杖纹饰图案中可以的到印证:因为图案中的“鱼”代表“女”;“鱼鳞”代表“甲胄”和“硬”;箭头指向鱼眼突出了“目”字;“箭杆”的空心枯槁(虚心的意思);“箭羽”代表美丽;箭穿过鸟身突出了一个“心”字;鸟主要突出的是太阳、雉、多姿多彩;箭还代表闪电一样速度之快。另外大多数三星堆出土的文物原来都有颜色,最具代表的就是金环。虽然是金色的,但其原来表面应该还有一层颜色(赤、紫或红)这应该由当时现场考古的人来验证,可以直接证明的有《易经》和表达同等意义的金沙遗址中金权杖当时出土的现场视频(<>“蜀地探秘6”—张擎主讲),视频中当时出土的金权杖周围土中就有朱砂色,金代表着它的柔性特点,朱砂色也同样代表文人。

所以初步推断,三星堆文化遗址是易经文化的原始发祥地。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1-12-13 20:31:43编辑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