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布泊将通铁路神秘楼兰揭面纱

国家启动大楼兰保护工程 楼兰将建35米高的瞭望塔

 实地记录国宝守护者的戈壁生活

    站在楼兰古城里,李鹏飞神色凝重,一言不发。李鹏飞是楼兰文物保护站的一名工作人员。他驻守的地方寸草不生,却埋藏着无数国宝。楼兰曾经无比繁华,后来却突然消失,变成了人类很难涉足的生命禁区。

 7月22日,全长373.84公里由哈密到罗布泊的哈罗铁路全线铺通。这片神秘的戈壁滩将第一次响起火车的轰鸣声。随着哈罗铁路建设即将结束,世人将有机会体验生命禁区罗布泊的神奇风光,极其神秘的楼兰古城也有望向世人揭开面纱。

    长期以来,楼兰的保护牵动着许多人的心。若羌县文物局局长焦迎新说,现在国家提出了大楼兰工程。这是一项综合性大型文物抢救保护工程。它主要是针对罗布泊区域及相关区域内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实施全面抢救维修,其中主要包括楼兰古城文物本体保护、文物保护设施建立、有关文物展示工程等。

 在生命禁区罗布泊,有几名楼兰古城最后的居民,他们是驻守在当地的楼兰文保站的工作人员。他们见证了戈壁的残酷,用生命捍卫着国宝。本报记者曾随捐献物资的爱心人士一同深入罗布泊,与楼兰古城守卫者同吃同住三天,全程记录他们的戈壁驻守生活。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杨镰表示,保护楼兰进入了决定阶段。在这个节点,本报记者探访了神秘的楼兰古城。

 楼兰文保站建立在大漠深处的戈壁滩上,这里常年风沙肆虐,地表温度最高接近80℃。

    10月27日一大早,广州“捍卫国宝,保护楼兰”公益团队一行从广州出发,前往楼兰。

 国宝守护者仍在坚守

    神秘的楼兰位于新疆巴州若羌县境内,罗布泊的西北面。据史书记载,早在2世纪以前,楼兰就是“丝绸之路”上的一个重要国家。楼兰人的首都就是楼兰古城。若羌县县长买合木提·吾斯曼说,最辉煌时,楼兰古城人口有5万多。

 坚守在这里的“国宝守护者”长年忍受着缺水缺电之苦。他们分别是:崔有生、杨俊、高礼涛、李鹏飞。

    曾经车水马龙的楼兰古城突然消失,留下千古之谜。直到1901年被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重新发现。由于地处生命禁区的罗布泊,很少有人能一睹楼兰古城的芳容。

 7月25日上午11时,两部价值23万元的陆风越野车开进罗布泊。这是广州红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向楼兰文保站捐赠的,主要用于保护站人员应对突发状况和日常生活所需。去年10月份,他们曾向楼兰文保站捐赠了价值达100万元的风力发电设备。广州爱心人士的到来,解除了“国宝守护者”没有交通工具和缺电的烦恼。

    10月29日,经过5000公里跋涉我们到达了楼兰文物保护站(以下简称文保站)。迎接我们的是长驻这里的4名文物守卫者,他们分别是:崔有生、杨俊、高礼涛、李鹏飞。

 崔有生是驻守戈壁滩时间最长的一位,至今他已在楼兰文物保站工作8年多。最长的一次,他在戈壁滩待了9个月都没有轮换。焦迎新是若羌县文物局局长、博物馆馆长、楼兰村的村长。目前的楼兰,除了楼兰文物保护站外,没有其他的居民。

    埋设多处地钉保护文物

 由于工作条件太艰苦,能最终留下来长期工作的人很少。如果在罗布泊待时间长了,对工作人员的个人生活有影响。“特别是小李,36岁了还没找对象。现在是两个人一班,一个月轮换一次。”焦迎新说。

    楼兰文物保护站建立在茫茫的戈壁滩上,四周寸草不生,没有鸟叫虫鸣。一眼望不到边的戈壁上,没有一个人影、一辆汽车。如果没有风声,这里静得可怕。

 驻守在罗布泊最大的挑战除了寂寞,就是恶劣气候。6至8月的夏季和2月至5月的风季,是戈壁滩上最难熬的时期。最热时,戈壁滩上的地表温度达80摄氏度,文保站的室内温度也高达50~60摄氏度。国宝守护者们只能待到“地窝子”里。最热时,“地窝子”里只有30摄氏度。夏天还有一个最大的考验,就是要长期吃土豆和萝卜等防腐蔬菜。

    待在这里最大的挑战是寂寞,还有艰苦的工作条件,长年缺水缺电。最终留下来长期工作的人很少。“有的人呆了一晚就走了,有的呆了10天或一个月就走了。”崔有生说。

 今年30岁的杨俊已在戈壁滩上干了两年多。“我这个人话不多,本来就喜欢一个人独处。”谈起驻守戈壁生活,杨俊很平静。此外,最要命的是缺水。曾经一连三天,每个人都没水洗澡,也没水刷牙和洗脸。

    驻守在戈壁滩上最难熬的是,6到8月最热的夏季和2月到5月的风季。最热的时候,戈壁滩上的地表温度达80摄氏度,室内温度也高达50摄氏度到60摄氏度。每当此时,崔有生只能钻进“地窝子”里度日。

 有人结婚成为新闻

    文保站周边有大片的古墓群。为了保护当地的文物,楼兰文保站的工作人员特意在沿路埋设了多处地钉,很难发现。摩托车或汽车走过都会被刺破车轮。

 目前杨俊还没结婚,谈起女友的话题,他笑了起来。“在老家有一位,还在保持联系。但人家肯定不会来。”杨俊并没有告诉对方自己驻守在戈壁。“还没有确定关系,说这个干吗?”

    10月31日,在文保站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我们前往神秘的楼兰古城。楼兰古城距离文保站直线距离仅有45公里,但由于路况十分艰险,通往古城的这段路被称为世界上最难走的路。就算是乘坐最好的越野车前往,短短45公里路也要跑4个小时。到过楼兰古城的人都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能活着从楼兰出来就是胜利”。

 今年36岁的李鹏飞是宁夏人,在文保站工作了5年。2007年4月,李鹏飞第一次来到文保站,待了20天,患了重感冒。当时,就只有他一个人。后来,他被送到医院才捡回一条命。此后,他有好长一段时间没再进戈壁滩,一直到2008年,他又回到文保站工作。

    体验世界上最难走的路

 李鹏飞至今没有结婚,也没有女友。“前前后后有人给他介绍了10个对象,但最后都没有谈成。别人觉得这里太艰苦,而且工资低。”

    10月31日早,天没亮,我们开始了探险之旅。为了防止出现意外情况,我们严格遵循戈壁滩上的规矩:车辆和人员绝不单独出行。外出时,每部车上准备充足的食物和水,并配备拉车绳和铁铲。任何一项未准备好,都可能带来生命危险。

 回到县城时,李鹏飞就住在县文物局的宿舍里。一个月收入2600元,在罗布泊驻守时,吃住不用掏钱。

    沿着戈壁滩上崎岖的道路行驶了1个小时,天刚破晓。一路上,车辆在道路上不停地跳跃,颠得人受不了。随行的李鹏飞说,“相比后面的路来说,这已经算是高速公路了。”

 为什么能坚持8年半,崔有生说,就是慢慢坚持吧。前年11月,崔有生要结婚了成为整个新疆文物保护界的一件喜事。“自治区文物局盛局长非常高兴,他每次来这里,都要问一下:“小崔最近怎么样?”结婚后,崔有生想在若羌县城买一套房子,要10多万元。

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    车队跳过了一道约半米高的土坎,道路顿时变得凶险起来。经过一处小型雅丹地貌时,根本没有路,车辆一下要跳下约4~5米高的雅丹,一会儿又要冲上4~5米高的雅丹,而且上冲和下跳是一个接着一个,车辆剧烈的动作让坐在车里的人不停地颠簸,头常常撞到侧面的车窗上。

 沿路埋地钉防盗墓

    由于道路太艰险,沿途都可以看到被振落的汽车排气管、挡板和脚踏板。

 “一般,盗墓贼是天凉时,也就是10月中旬以后到第二年三四月份会进来”。
崔有生说。

    经过终身难忘的4个小时后,我们一行到达了梦寐以求的楼兰古城。古城外围着一道铁栅栏,保护着古城。由于太难到达,古城里无人在现场看守。

 虽然如此,国宝守护者依旧要每天巡逻两次。每天天刚亮,崔有生就会起床,然后骑摩托车绕楼兰古墓群巡逻。戈壁滩上基本都没有路,巡逻距离远的有100公里,近的也有20至30公里。

    身处楼兰古城,一种巨大的沧桑感油然而生。地面上散布着瓦片、铁渣,还有大根大根已经严重风化的胡杨木。胡杨木被削成了方形的长条,中间还有孔,显示当年人们已经掌握了胡杨木的建房技术。

 由于戈壁滩里没有手机信号,每天,两个人分头巡逻前会约好时间,如果两小时内没有回来,还要骑摩托车出去找人。有时路程远了,也会两个人一起出去。

    古城里最著名的建筑是佛塔和三间房。佛塔也被严重风化,只剩下一座巨大的圆柱形土堆。

 杨俊说,为了保护当地的文物,防止盗墓贼入侵,楼兰文保站的工作人员特意在沿路埋设了很多地钉。过往的车辆几乎很难发现,不管是摩托车或是汽车,只要从这里走过去,车轮便会被刺破。

    站在古城里,风越来越大,夹杂着沙和土迎面而来。让人眼都睁不开,由于风声太大,几米开外,人们之间说话都听不清了。

 在离文保站约1小时车程的地方,有一处名叫楼兰古墓群的地方。这是一处雅丹地貌。一个名为“壁画墓”的墓葬位于雅丹的内部,有点像埃及的金字塔。爬上几十米高的雅丹,就可以进入墓葬的内部。墓室约有1.6米高,分成相邻的两间房。外面的一间房四周都画有壁画,大部分已经残破。壁画中的图像中有拿手鼓的男子图像,壁画中还有一头黑色的公牛。在靠内的一间墓室里也有墙画,两间墓室的墙壁上都有一个直径约30多厘米的盗墓洞。杨俊称,这个墓葬是西汉年间的,发现时就已经被盗,里面已经没有什么文物了。

    楼兰古城至今仍是一个谜

 世界上最难走的路

    焦迎新是楼兰文物局局长,从事楼兰文物保护工作已有10多年。
焦迎新说,楼兰最繁荣是在魏晋时期。关于楼兰和楼兰古城的研究目前都没有定论。楼兰为什么突然消失,现在都是一个谜,全世界都在研究。

 国宝守护者们会经常到楼兰古城遗址巡逻。

    焦迎新说,
古城有佛塔,说明当时人们都信佛教。佛教首先传入这里,再传入中原。

 神秘的楼兰古城距离楼兰文保站仅45公里,可就算是坐全世界最好的越野车前往,这段路也需要跑4个小时,一般的家用轿车根本无法到达楼兰古城。由于路况十分艰险,通往古城的这段路被称为世界上最难走的路。到过楼兰古城的人都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能从楼兰活着出来,就是胜利”。

    网上有说法称三间房是官员的府邸,对此,焦迎新说,“这个还没有定论,咱们叫三间房,是因为只保留下三间。”

 进入楼兰古城遗迹,一种巨大的沧桑感油然而生。古城的地上散布着瓦片、铁渣,还有大根大根已经严重风化的胡杨木。胡杨木被削城了方形的长条,中间还有孔,显示当年人们已经掌握了胡杨木的建房技术。

    焦迎新说,在汉代,楼兰古城水草肥沃,十分的繁盛。当时人们居住的习惯都是逐水草而居。
1901年,瑞典人斯文·赫定来到楼兰古城时,罗布泊里还有很多水,“当时他是划着船过来的。船上还放着车。”

 在戈壁滩上驻守,也会遇到十分危险的情况。“我们是赤手空拳,而盗墓贼可能带有刀”。为了保证安全,焦迎新规定了一条纪律:如果发现盗墓贼,不要和对方正面冲突。先稳住他们,然后打电话。不管什么时候,县上的人都会连夜赶到。

    楼兰诞生了最早森林保护法,规定折了一根树枝要处罚一头猪或一头羊。也有研究学者认为,楼兰的突然消失与大规模的砍伐有关。楼兰出台森林保护法也是在制止这种乱砍伐行为。小河墓地里有许多粗大的胡杨木木材。大规模砍伐之后,当地自然环境变得恶劣了。

 文保站的4名合同工

    是否考古发掘未有定论

 4名国宝守护者是合同工身份。刚开始时,他们月薪只有几百元,去年已经涨到2600元。尽管工资提高了很多,但还是留不住人。“保护站前前后后换了20多个人,现在留下来的就只有这几个人了。”焦迎新叹了口气。

    焦迎新说,现在国家提出了大楼兰工程,“从吐鲁番一直到尼雅,包括楼兰古城、小河墓地等都是属于大楼兰工程的范畴。”

 随着一些记者来到戈壁滩上采访,4名国宝守护者也逐渐被外界所知。面对记者,李鹏飞平静地说,“我知道网上有我们的名字。”

    据悉,大楼兰保护项目是一项建设规模大、投入多、难度高、周期长的综合性大型文物抢救保护工程。它主要是针对罗布泊区域及相关区域内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实施全面抢救维修,其中主要包括楼兰古城文物本体保护、文物保护设施建立和文物展示工程等。

 如今,李鹏飞已变得对媒体有戒备心理,曾有一篇报道惹怒了他。“我在车上随便开个玩笑,结果被记者写成报道,而且上了网。”

    焦迎新说,目前国家文物局已经立项,计划在楼兰文物保护站建一座35米高(约有10层楼高)的钢架瞭望塔,并配备高空望远镜。还要新建一批公房和停车场。目前项目正在初审。

 李鹏飞说,“我从小在戈壁滩上长大,与别人接触很少,没上过学,也不会讲话。”此后,当地一家电视台前来采访时,他独自一人走到了一边。”

    “国家文物局一直都很重视楼兰保护。我们这个地方很大,如果真是要进行大规模考古发掘,一个考古队完不成任务,全新疆的文物工作者可能都要过来。但是否进行大规模的考古发掘还没有定论。发掘也是一种破坏。”

 去年9月份的一个晚上,因为摩托车坏在古城里,晚上又没有手电,李鹏飞从楼兰古城走到了文保站,整整走了一晚上,共46公里。回来后他才发现,脚上起了大水泡,两条大腿也酸痛了两天。

    焦迎新说,现在楼兰还是一个未解之谜。“只要条件允许,我还是支持考古发掘,不可能长期这样放着。楼兰这个谜还是要解开。”

 楼兰经济已经升温

    此外,越来越多的社会力量也加入到楼兰的保护之中。日前,广东科学探险基金会的牵线搭桥,广州红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俞红鹰为楼兰文保站赠送了价值100多万元的4套风电设备。红鹰公司副总经理蒋炎说,他将动员更多的社会力量来参与楼兰的保护。

 焦迎新说,国家文物局有一个项目,计划在楼兰文物保护站建一座35米高(约有10层楼高)的钢架瞭望塔,并配备高空望远镜,还要新建一批公房屋和停车场。目前项目已经通过初审。现在国家文物局一直对楼兰保护都很重视。“我们这个地方很大,考古队任务会很繁重,光是小河墓地考古发掘就进行了4年。”

    作为世界知名的历史遗迹,楼兰有着独特的魅力。如何在保护的同时发展经济也成为一个现实课题。除了若羌县外,周边的鄯善县、且末县都在大打楼兰文化牌。有的城市还提出了改名楼兰市的建议。

 楼兰古城为什么会突然消失,到现在都还是一个谜。“楼兰在哪一个年代消亡,也是一个未知数。目前,我们只知道,楼兰最繁荣的时期是魏晋时期。”

    专家建议:建一座复原的楼兰城

 举世瞩目的楼兰无疑是一张响亮的名片。最近几年,若羌县当地的经济明显升温,随着哈罗公路的通车这种趋势将更加明显。这两年,若羌县城的房价也不断上涨,现在县城的房子已经要2000多元一平方米。县城里,不少房地产项目正在加紧建设当中。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博导杨镰表示,发现楼兰古城,是发现新疆的序幕,是“丝绸之路”热的发端。二十世纪前期,英文文献中有关中国的词汇,引称率最高的,一度就有L0U-LAN与
LOP-NOR。作为十九世纪地理大发现的余波,通过一座古城的重现,带动了对一个地理区域的考察与重读。

 若羌的交通条件也在改善,以前走出去只有哈密一个通道,现在从格尔木、敦煌都很方便。楼兰机场选址报告已经获批,可研报告也已完成。从乌鲁木齐到若羌的高速公路也开始修建。

    发现楼兰的意义在于,荒凉已久的沙包荒滩,竟然覆盖着(废弃着)“上一个梯次的辉煌文明”。不论西方、东方,世界上没有人敢忽视这个问题。面对这样的现实,更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

 若羌县县长买合木提·吾斯曼说:“我们现在有政策上的优势,也很欢迎广州的企业来这里投资,将人才发展理念也引进过来。”

    探索楼兰历史和文明之谜成为20世纪向新世纪移交的一笔财富和一份试卷。保护楼兰遗址,借助它的影响为新疆吸引更多关注的目光,是时代赋予的使命,是解读新疆历史的第一站。

   来源:广州日报

    进入二十一世纪,保护楼兰古城、建筑一座复原的楼兰,一直是相辅相成的话题。实际上,楼兰古城原貌是什么样子,斯文·赫定在《中亚与西藏》之中保留了第一目击记,德国学者赫尔曼在《楼兰》一书通过描述与插图,也作了相应的揭示。在日本,据说连小学课本都有关于楼兰的课文。井上靖的一部著名小说,名字就叫《楼兰》,在国际上非常有名。

    保护楼兰古城、建筑一座精确复原的楼兰,是楼兰传之久远的双重保证。

来自:陕西文化产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