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境内现存世界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艺术宝库莫高窟;中国保存最完整的汉代长城;被中国历代诗人吟诵的玉门关和阳关;被评为20世纪中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的中国古代最大驿站—悬泉置遗址。

中新网兰州5月22日电 (记者 冯志军
信江)在莫高窟面前一片林荫遮掩下的休闲广场上,75岁的敦煌研究院院长樊锦诗近日接受媒体专访。对于记者提出的数字敦煌、莫高窟保护与开放、国际合作以及游客承载量研究等问题,这位坚守于此半个世纪的老人认真而幽默的进行了解答。

文物保护第一、抢救第一,永远是敦煌的第一要务和职责。目前,以“数字敦煌”为核心的敦煌莫高窟综合保护利用工程即将完成,这为莫高窟建立了永久保存的数字档案。通过建设莫高窟游客服务中心,用数字技术进行还原展示,向公众普及敦煌文化,减少游客在洞窟的停留时间。

  莫高窟建档案

据了解,未来还将通过网络平台和云技术实现洞窟虚拟漫游,3D动画、全息成像、立体成像等沉浸式体验馆、以及互动导览等文物遗产展示产品,满足不同群体需求,更好地保护莫高窟。(来源:国际在线专稿)

  采访一开始,面对摄像镜头的樊锦诗首先纠正了外界提到打造数字敦煌这一说法。她说,数字敦煌是一个形容词,文化不是打出来的,实际上是要把敦煌艺术数字化,国家规定文物单位必须四有:有机构、有保护范围、有标志、有档案。目前,莫高窟唯独缺少的就是数字档案。

  樊锦诗说,莫高窟的档案是在上世纪文革过后才开始制作的,但当时完成的测量图和文字都是大概值。基本的平面示意图,简单的文字和照片记录,有的一两页纸就是一个洞窟的档案,只有一个影子,这个洞窟真正什么样子无法呈现,这有什么用啊?

  莫高窟档案的简单与那个年代的大环境不无关系,当时连一部像样的相机都没有,争取一个洞窟有一张照片都困难,我要求一个洞窟至少需要六张不同角度和截面的相片,如此才能全面记录洞窟。樊锦诗说,这在当时都达不到,直到好多年以后才逐渐实现。

  樊锦诗称将敦煌艺术数字化的初衷源于她第一次接触电脑后的灵感。当时,她从别人那里第一次了解到经过电脑数字化的东西都能得到永久保存,这让一直思考如何建立文物保护档案问题的她马上提起了兴趣。

  紧接着,莫高窟文物数字档案建设就悄然开始了。虽然樊锦诗从别人那里询问能否用电脑做莫高窟保护档案时得到了确定答复,但当时说话的人不明白具体该怎么做,她自己则更不明白。

  开始为莫高窟洞窟制作数字档案的尝试比预想的还要困难,照片怎么拍?用什么灯光?用什么胶片?用什么技术手段?樊锦诗回忆,当时的敦煌研究院面临着数字化探索中一系列的难题,最困难的是无论如何尝试,拍出来的相片呈像效果还是会发生不同程度的变形。

  后来,敦煌研究院在自己摸索的基础上,将目光投向了与海外科研机构合作。这个过程大约持续了十年左右,双方共同讨论研制了一些办法。随着科技发展,数字化和数字技术不断得到发展,并且做法越来越成熟。

  现在所建的数字档案不仅高清晰、色彩逼真、数值也很接近,这样的东西留下来,敦煌艺术就可以得到永久保存。樊锦诗说,如果管得好、保护得好,敦煌艺术就能永远流传下去,可以永续利用。莫高窟最早的简单档案陆续也被建成了数字化档案。她透露。

  几十年来,莫高窟几代人一直在为文物保护不懈努力着,但拿出一百年前的莫高窟老相片与现在对比,发现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并且它还在变。樊锦诗指出,生态问题可以通过长时间的养护逐渐得到恢复,但文物的退化是不可逆转的,莫高窟的文物会在多年以后会越来越少、越来越坏,所以要赶紧做数字化档案。

  洞窟的承受能力好比人的胃

  采访中,记者提出的如何平衡莫高窟开放与保护的问题又一次提起了樊锦诗的兴趣。她说,莫高窟的管理机构敦煌研究院始终在琢磨怎样让观众更好的体验莫高窟,我们绝对不是为了单纯的保护。为了保护,也是为了观众。

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  实际上我们一直在寻找保护和旅游之间的平衡,并不像外界说的我们光知道保护,甚至过度保护。樊锦诗解释说,比如说这个洞窟明明太小了,那就是不能开放。洞窟也有它的承受能力,这就好比胃口再好的人,最多能吃三碗饭,总不能一口气吃三十碗饭吧?

  这就是承受量,也就是它的极限,这个我们必须顾虑。莫高窟的保护实际上始终是不够的。樊锦诗称。

  作为著名的世界文化遗产,近年日益激增的游客数量给莫高窟带来的保护压力越来越大。自从1979年莫高窟正式对游客开放30多年来,截至2012年底,这里已接待来自全球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840余万游客。根据预测,莫高窟的游客数量仍将以每年15%的速度增长。

  2001年,敦煌研究院在中国内地首开先河,与美国盖蒂保护研究所合作进行敦煌莫高窟游客承载量研究。根据对关键参数研究和长期经验,目前最终确定其每日比较安全、合理的游客接待量为3000人。

  樊锦诗表示,经过不断探索,敦煌研究院找出了解决文物保护与旅游开放之间矛盾的思路,即改变过去敦煌艺术只能在洞窟参观的展示方式,利用数字展示技术,将敦煌艺术移至窟外展示,以求充分扩展敦煌艺术的展示空间和场所。

  于是,一座能实施多种数字技术展示的莫高窟游客中心于2007年底获国家发改委批准立项,至2014年5月正式对游客开放。樊锦诗说,通过游客中心与莫高窟绑定参观的模式,从而压缩游客在洞窟内的滞留时间,有效地缓解敦煌莫高窟文物保护与旅游开放的矛盾。

  届时,莫高窟的合理游客承载量由目前的单日3000人次左右提高到未来的单日最大6000人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