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8-19日,国家文物局大遗址保护工作会议暨首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授牌仪式在成都举行。国家文物局向首批12家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管理单位授牌。12家单位的代表结合各自的工作实践,畅谈大遗址保护和考古遗址公园建设以及十二五的规划。

    张国斌(北京圆明园管理处副主任):
圆明园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发展,就近期目标而言,可以用“两原则、三战略、五设想”来概括。

   
两原则,即两个指导原则,分别是“拼图”原则和“互动”原则。所谓拼图原则,是建立在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根本认识上,考古遗址公园的最终任务是还原历史、寻找中华文明渊源脉络,因此,我们要按照不同历史时期如商周、秦汉、唐宋、明清遗址的研究成果,拼图历史、拼图文明、拼图中国;所谓互动原则,是指加强与已授牌单位的深入合作。

    三战略,即三个战略目标,分别是
“求和”、“求神”和“求活”。所谓求和,是指通过对中华文明的探索和研究,探寻中国历史“和”的主流趋势,推动文明之间的对话,倡导“和平、合作、和谐”的发展理念;所谓求神,是指通过对历史的研究和反思来探求中华民族精神实质,揭示中华文化神韵之所在,使历史服务于现实和未来;所谓求活,使指在建设内容上、精神内涵上、宣传手段上力求做活,避免枯燥和死板,做到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

   
五设想,即五个发展设想,可描述为“五个一工程”。一是形成一套理论体系,通过理论研究和不断完善,形成一套理论宣传及指导体系,据此编制专项规划并最终获政府审批;二是召开一系列学术会议,通过座谈和交流,广泛征求社会各界、各领域专家的意见和建议,集思广益,依法、科学、有效开展工作;三是创作一套学术著作,要按照严谨、活泼、清新、专业的要求,编制并出版既能展示考古成果,又内涵丰富的历史文化著作;四是建立一个考古基地,通过实体工程建设,将科学和考古结合起来,并实现成果展示功能;五是开发一系列文化产品,做好考古、保护、旅游、文化四位一体的紧密结合大文章,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将科研成果以实物的形式传导到更多的人民群众。

   
田静(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副馆长):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是探索大遗址保护方式的新途径,对于保护历史遗址,促进文物保护事业的可持续发展有重要意义。在管理和建设考古遗址公园时,应坚持遗址保护与遗址公园开放、遗址展示与遗址周边环境相协调的原则,坚持遗址保护利用与新农村建设、与生态环境保护相结合,与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相结合的原则。在管理和建设考古遗址公园时,要妥善处理好遗址保护与遗址合理利用、与当地社会经济持续发展的关系。总之,考古遗址公园管理要平衡好考古、保护与展示、开放的矛盾。

   
大遗址保护是文化遗产保护领域的一项前沿性课题,涉及文物遗址保护、当地住民生产生活安置、城乡建设和园林绿化等方面,需要协调解决社会、经济、文化、生态等诸多问题,才能妥善处理好保护和利用的难题。

   
自秦兵马俑发现以来,秦始皇帝陵区的考古工作已成为全世界关注的焦点。三十余年持续不断的考古调查与勘探、发掘工作,为秦始皇陵遗址公园建设积累了珍贵的考古资料;三十年坚持不懈的文物保护与国际合作工作,为秦始皇陵遗址公园保护积累了珍贵的保护经验。今年10月,秦始皇陵遗址公园建成开放,这是提升秦陵大遗址保护水平的一个新的更高的起点,在保护文物的前提下,切实加强秦始皇陵遗址的调查研究、开放展示和有效利用,发挥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对地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促进作用,是做好秦始皇陵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管理工作的关键。

    张跃辉(广汉市文物局局长、三星堆遗址博物馆副馆长):

   
三星堆遗址作为长江上游地区最为重要的核心遗址,在全国范围内具有突出代表性,其丰富的地面地下文化遗迹和出土的众多精美文物,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提供了得天独厚的资源条件,三星堆博物馆的品牌知名度和长期有效的文物保护工作,为考古遗址公园提供了坚实的社会基础和实践经验。本次列入首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将给三星堆遗址的保护、建设和发展带来良好的契机。

   
我们在今后的工作中,将有效处理好考古工作与遗址公园建设的关系,把遗址公园建设规划与考古规划紧密结合,以考古科研成果为支撑,分期分步转化为展示项目。把具有重要价值的历史信息保护好、展示好,使之成为全社会共享的文化盛宴。同时正确处理好文物保护与资源利用两者间的关系,把遗产保护、生态环境、文化传统与新农村建设紧密结合起来,处理好长远与当前、全局与局部的关系,促进生态效益、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的协调统一,构建考古公园的立体性与多元性,让保护成果惠及遗址区村民,谋求遗产保护与地方经济社会文化的和谐发展。尤其是要结合三星堆的实际,创新理念,在实践中探索,在管理中提升,努力将三星堆建设成集文物博览、文化体验、科考互动、休闲观光于一体、独具特色、具有示范作用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吴春(大明宫遗址区文物局副局长):大明宫遗址是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具有极高的历史、科学和艺术价值,已作为丝绸之路跨国界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重要节点项目列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建设大明宫国家遗址遗址公园,是国家“十一五”大遗址保护重点项目之一。

   
2007年以来,在国家文物局的指导下,大明宫遗址从不断遭到蚕食破坏的状况下得到了完整的、永续的保护,改善了10万民众生活居住条件,极大地提升了城北地区的城市生态环境。实践证明,国家文物局主导的考古遗址保护和国家遗址公园的建设成果,惠及了城市环境建设,惠及了民众现实生活。

   
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被公布为第一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标志着工作转入了新的阶段。我们将对预留大面积的空间有计划、分步骤地持续开展考古发掘工作,丰富公众考古内容,普及考古学知识,通过考古工作不断丰富国家遗址公园的展示内容,深入挖掘国家遗址公园的内在价值;开展多学科合作,结合教育、科研和游览,科学地进行遗址保护和展示;深入挖掘大明宫文化内涵,更加全面地诠释遗址,讲述历史,让遗址鲜活起来;认真做好申遗各项准备工作;研究考古遗址公园今后的管理及自身造血功能,发掘文化衍生品,让考古遗址公园建的好,还要养得起。

   
夏晓伟(无锡市鸿山遗址博物馆馆长助理):鸿山遗址发现于本世纪初,目前,鸿山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已初步建成三大项目:鸿山遗址博物馆、湿地生态展示区和农业生态展示区,将文化遗产保护、生态保护、农业产业结构调整、新农村建设相结合,推动了当地经济、社会、文化的和谐发展,自然生态环境极大改观,得到了社会各界和当地百姓的支持与肯定。

   
但由于鸿山遗址发现较晚,考古调查、发掘、研究等基础工作亟待加强深入,从而为遗址本体保护和展示提供科学可靠的依据。同时,公园的旅游休闲和服务功能亦亟待完善,已建成的三大项目作为展示景点,如何串成线、连成面,更好地为社会公众服务,需要尽快按照规划实施。

   
至于如何避免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千园一面”的现象,我认为在坚持共性的原则下,各地应根据自身独特的历史文化资源优势,倾力塑造个性,重点突出地方性、历史性。鸿山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便突出了江南水乡自然环境的地方特色,例如湿地生态展示区;此外,还要重点研究、挖掘、展示、宣传春秋战国时期吴越文化的特色内涵。

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    崔明(吉林省集安市文物局局长):高句丽考古遗址公园共64平方公里。

   
为了解决好保护与建设的问题,我们确立了“整体保护,协调发展,整合资源,系统展示”的考古遗址保护和城市建设理念,在实施过程中,考古遗址保护区内的城市建设只做“减法”,不做“加法”,疏散城内人口、外迁公用设施,弱化基础设施建设,拓展考古遗址保护的空间,把所有的机关企事业单位从国内城遗址区域内迁出。在城市建设上,借鉴高句丽古朴典雅、崇白尚石的民族建筑风格,体现出“黑白灰”“素淡雅”“精秀美”的理念。

    为了满足居民休闲、运动
、娱乐、健身的需要,实施了国内城考古遗址公园免费开放,让每一位居民都享受到考古遗址保护开发建设带来的益处,让居民意识到保护遗址就是保护自身利益,自觉投身到保护遗址的行动中去。

   
今后,我们将根据实际需求,将考古遗址保护与城市建设规划、旅游发展规划相衔接,把握好规划的深度、广度和时间跨度,保证永续利用,逐步实施禹山考古遗址公园、山城下考古遗址公园等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工程,将众多考古遗址公园穿成线、连成网、汇成面,形成大型高句丽考古遗址公园群。

   
王毅(成都博物院院长、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馆长):首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终于授牌了,这是我国大遗址保护的重要里程碑。“十一五”期间,在国家文物局的强力倡导推动下,各地陆续建成一批既对大遗址实施有效保护,又面向公众开放的考古遗址公园,历时多年的探索,我们为考古研究和文物保护成果能最终面向社会、面向公众进行展示感到无比的欣慰和骄傲!作为考古人,我们十分珍视现代考古学进入中国后取得突出成就的历史,但考古发掘过程往往伴随文化遗存的消失,对此心中常充满愧意,现在的考古研究活动心中有了保护和展示利用的思索,虔诚、小心翼翼地面对祖先留下的文化遗产,这无疑回到了符合我们这个时代要求的正确方向。要建成一流的考古遗址公园并不容易,没有深入的基础研究不行,没有保护和展示手段不行,没有社会各界呼吁、各级主管部门的高度重视、党委政府的鼎力支持,没有实践者观念的转变和埋头苦干的工作作风乃至带有理想主义色彩的激情都是完不成的,对此,我在参与金沙遗址博物馆和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过程中是有深刻体会的。当然,我们不必自满既有成绩,应该承认我们目前的水平还很低,无论是学术研究、保护和展示技术,还是服务大众的观念意识,都需要在不断发展过程中有更多的进步,众多问题需要在发展过程中予以解决。高兴的是在刚刚结束的国家文物局大遗址保护工作会议上,单局长对“十一五”大遗址保护和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的总结客观、科学、中肯,尤其对存在的问题进行了认真分析,改进的思路十分清晰,为“十二五”大遗址保护提出了更为宏伟而通过努力可以实现的目标,我们愿为这些目标的实现而竭尽全力!
 
   
董翠平(周口店北京人遗址管理处常务副主任):周口店遗址被评为我国首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我们倍感自豪,这既是对我们工作的肯定,也是一种鞭策。

   
“十二五”期间,我们周口店遗址将严格按照《周口店遗址公园规划》内容,坚持遗址公园建设与地方经济发展相结合,与城市化建设相结合的原则,通过搬迁遗址区域内的居民、企、事业单位,设立保护界桩等,推进遗址公园建设,并重点做好以下四个方面的工作:
   
一是做好遗址本体保护。遗址本体是文化遗产的精髓体现,建设遗址公园的根本就是保护好遗址本体。我们将进一步做好遗址区域内23个化石地点的本体保护,安全监测,确保化石地点安全稳定。

   
二是做好遗址环境保护。自然环境是周口店遗址作为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保护好周口店遗址环境是建设遗址公园的基础。通过公园建设,做好铁路改线,拆除遗址区域内的绝大多部分建筑物,恢复遗址自然环境。

   
三是充分发挥遗址公园公众服务职能。周口店遗址是国家一级博物馆,全国百家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科普教育基地,建设遗址公园就是要更好促进基地作用发挥。我们将通过建设国际青少年科普营,提升科普品质,惠及社会公众,发挥教育作用。

   
四是做好品牌保护和利用。目前,我们已将周口店遗址等相关专用名称在45大类商品中进行了商标注册,在做好知识产权保护的同时,探索文化产业发展的新模式,加大文化产品的开发力度,通过纪念品、图书音像产品,影视、动漫、电子游戏等新产品的开发,挖掘遗址文化内涵,发挥品牌作用,促进经济发展。

   
余杰(洛阳市文物管理局副局长):就目前洛阳大遗址保护的实践而言,考古遗址公园是目前最有效的大遗址保护模式。

   
“十二五”期间,我们将继续围绕大遗址保护、大运河申遗与丝绸之路申遗展开工作,对重要遗址点逐步进行保护展示,并以建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为目标,从而对文化遗产进行全面保护,达到文化遗产保护与城市建设和谐发展。隋唐洛阳城大遗址保护总体思路是,继续以洛南里坊区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宫城核心区考古遗址公园建设、九洲池遗址及工业遗产保护为主,对洛龙大道以西洛南里坊区占压遗址的董庄、聂湾、新村、安乐等村庄进行整合改造,与隋唐遗址植物园、定鼎门遗址展示区连成一片,建成占地7平方公里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对宫城核心区的天堂、明堂、乾阳殿、应天门等与丝绸之路相关的重要建筑遗址进行保护展示和环境整治,结合洛玻整体搬迁,对九洲池遗址及工业遗产进行保护展示,建成占地约1200亩的隋唐宫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结合丝绸之路和大运河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对与丝绸之路有关的南市、函谷关遗址,与大运河有关的天津桥遗址、含嘉仓遗址、回洛仓遗址实施环境整治和保护展示,为成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奠定基础。

   
杜久明(安阳市殷墟管理处主任):安阳市委市政府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就在殷墟宫殿宗庙遗址上兴建了殷墟博物苑。2001年来,又以殷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为契机,依据殷墟保护规划,投资1.8亿元,对殷墟周边环境进行大规模的整治,并积极做好宫殿宗庙王陵遗址周边环境绿化美化,分别在宫殿宗庙遗址和王陵遗址建成2000余亩和500多亩的遗址公园。遗址公园的建成,既有效地保护了殷墟考古遗址,使其不再遭受自然和人为的损坏,又创新地复原了殷墟宫殿宗庙(王陵)遗迹,使其成为中国大遗址保护展示的典范,同时又让旅游者通过参观和欣赏得到知识的教育和美的享受,广泛地宣传悠久灿烂的殷商文化,使其成为安阳市旅游业发展的龙头。

   
殷墟被列入首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既是对我们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工作成绩的表扬和肯定,也是对我们今后进一步做好工作的鞭策和鼓励。我们要继续科学开展殷墟考古科研工作,积极探索考古遗址公园保护展示的新路子,全力推进殷墟大遗址公园的规划与建设。

   
李岗(汉阳陵博物馆副馆长):在国家《“十一五”期间大遗址保护总体规划》的指导下,汉阳陵的遗址保护、展示与利用工作得到了极大地促进,先后完成了帝陵外藏坑保护展示厅等一批示范性保护工程,同时逐步对陵区遗址环境风貌进行整治和恢复。经过不懈的努力,一个“基于考古遗址本体及其环境的保护与展示,融合了教育、科研、游览、休闲等多项功能”的遗址公园已经初步展现在公众面前。

   
汉阳陵获得首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称号,是对汉阳陵多年保护和利用工作的充分肯定,同时也对汉阳陵今后的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做好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工作,是汉阳陵“十二五”乃至今后相当一段时期的重要工作内容。我们将此为契机,围绕“考古发掘是基础,科学保护是核心,陈列展示是手段,服务社会是目的”的总体要求,按照遗址保护与周边环境和谐统一、本体保护与科学展示和谐统一、园区管理与游客活动和谐统一的原则,科学编制《汉阳陵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规划》,保证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的可持续健康发展;继续加强考古发掘和研究,夯实汉阳陵大遗址保护工作基础;深入开展文物遗址保存环境监测和研究,提高遗址保护的科技水平;努力完善园区内的基础设施,优化汉阳陵的展示水平和服务质量。将汉阳陵建设成为国内大遗址保护的示范园区和一流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姜军(杭州市余杭区区长、杭州良渚遗址管委会主任):良渚遗址(群)位于杭州市余杭区瓶窑、良渚两镇。近年来,为破解大遗址保护与利用这一难题,实现遗址保护与经济社会发展的“双赢”,杭州市政府积极探索大遗址保护的新路子,完善体制、创新机制、科学规划、加大投入,围绕大遗址保护与良渚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努力做好保护、建设、管理、经营、研究等五篇文章,开创了大遗址保护的良渚模式。在余杭区城市化快速推进过程中,始终坚持“积极保护、整体保护、以人为本、系统综合”的保护理念。2001年9月,浙江省政府专门划定242平方公里的良渚遗址管理区,并成立专门管理机构,专职统筹遗址管理和经济社会发展,这种“文物特区”模式开了大遗址保护之先河,也为考古遗址公园建设提供了组织和资源保障。

   
大遗址公园建设是一项多学科的系统工程,具有明显的长期性、动态性和可持续性,我们将坚持持续考古、持续研究、循序渐进、不断论证的原则,以申遗为目标,以公园建设为抓手,以考古发掘和多学科研究为动力,以环境整治为突破口,突出重点,整体推进,分步实施,把良渚遗址保护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十二五”期间,遗址公园的核心部分—良渚古城区块保护与利用工程全面完成并对外开放,同时引导调整遗址区产业结构,修复遗址生态环境,整合提升遗址公园周边服务设施,打响良渚文化旅游的黄金品牌。

(《中国文物报》2010年11月26日第5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