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的奥斯卡影片中:
  <为奴十二年> [已看书]
    <地心引力> [电影院的干活]
    <了不起的盖茨比> [网上已阅,电脑有存]
    <达拉斯买家俱乐部> [网上刚阅,电脑未存]
澳门新葡亰手机版,    <蓝色茉莉> [待看]

1986年的美国德州达拉斯,罗恩·伍德鲁夫是一个电工。他的技能来自于父亲。除了喝酒以外,喜欢牛仔竞技。却在某一天工伤被送往医院之后,被诊断为艾滋病,只剩30天的生命。

第86届最佳男主和最佳男配都出自它,一部小成本(刀500W-550W),快速拍摄的电影(25天),没有太跌宕起伏的情节,只是慢慢推开,却又戛然而止。

在那个年代,对于这个病还并不是很熟悉,人们把它作为同性恋的专属。作为一名直的不能再值的牛仔,他不接受这样的事实。在告知朋友之后遭到抛弃与疏远。

一个真实的故事,它讲述了生存、恐惧、抗争、坦然,关键词便是“抗争”。罗恩由于一次不安全的性关系患上了ADIS,并被告知只能活30天。如果换做是我,29天用来哭泣,最终在第30天消逝,除了冷,便是让自己更冷。罗恩也尝到了“冷”,来自于玩伴,来自于邻居,来自于医院,他被迫放弃了工作,离开了居住地,医院甚至不给他提供当时唯一合法的治疗药物AZT,他被放弃了。

他做电工时有个细节,工头犹豫着要不要把被机器夹伤的人送往医院,因为此人在打黑工,这意味着他需要承担责任。罗恩却毫不犹豫地说必须送往医院,和周围无能为力和漠然的人形成了对比。对别人的怜悯心起于对自己的怜悯。大概是这份怜悯让他得知自己的生命仅剩30天后,很快认清现实,去图书馆查找资料,寻找治疗方法。

人类的普遍行为总是很一致,越恐惧越沉默,越恐慌越封锁自己,越冷越害怕,越害怕就越冷。“被”是一种强加,有的人认定抗争无效,会在一开始就放弃,有的人中途退场,而坚持下来的便是英雄,显然罗恩成为了英雄。

被邻居嫌弃后,他带走了一幅画,这幅画后来罗恩送给心仪的女医生。这是罗恩的母亲画的一副向日葵的画。罗恩的母亲小时候离开了他。这幅画代表了母亲,代表了存留于心中的爱,还代表了希望。

他是一个悲情的角色,一个西部牛仔,有着不幸福的童年,母亲离家出走,他所有之物只有她的画。但是庆幸她的吉普赛人血统,罗恩从骨头里可能就充满了抗争的意念。他设法弄AZT,在得知AZT对身体破坏更大时,他开始寻求别的治疗方式和治疗药物,在一个充满制度、充满数据的冰冷国度,他开始了非法贩卖药物。他并不是善良,这点从他拒绝一个小男孩50刀的会员费可以看出,他是一个有缺点,有优点,却随着剧情慢慢升华,慢慢成长。

一个人得知自己生了重病时,会被两种力量左右,一种是向上的求生本能;一种是向下的自我放弃。经历了愤怒—自我否定—自我接纳后,内心中的怜悯和爱推动着罗恩最终走上了自我拯救的道路。

当然,如果没有雷恩,这部戏显然没有了张力。雷恩从一开始就选择了放弃,他一直想成为“她”,这在当时的社会是绝对不会被接受。他的家人对他/她感到失望,他/她每日放逐自己,不配合治疗,酗酒,嗑药,这与罗恩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身份上的反差,一个“同”,一个“反同”;心理上的反差,一个主张“死”,一个追寻“生”;行为上的反差,一个坚持“克己”,一个随性“放逐”;他们俩就像两个黑洞,既相互吸引,又相互排斥,可是最终都阻挡不了情绪在他们之间蔓延。

在最无助的时候,他会做祷告,也许是上帝听到了他内心中的无助,把他送到了墨西哥。本来他打算去那里找一个医生,却遇到另外一个虽然被吊销执照却医术高明的医生。在他求生的路上,他首先走了一段弯路。他先服用了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批准的唯一合法的治疗艾滋病的药物—AZT。AZT是医院和商人的一个合谋,为的是从病人身上获取巨大利益。(治疗费用是每人每年一万美元)服用AZT后,他的病情加剧了。

我非常喜欢杰瑞德的表演,在我心中,他已经是“她”,他去找父亲流露的恐惧;她说即使死,也要打扮得漂漂亮亮。她其实一直支持着罗恩,从一开始成立俱乐部,到最后俱乐部遇难,她和他的握手拥抱我只能用泪水来表达。

墨西哥的美国医生采用另类疗法使罗恩的病情好转。虽然治疗的药没有得到FDA的承认,罗恩仍然打算把它带给其他的病友。也许最初他有着利益的考虑,不过这种利益是在大家都获益的基础上。

罗恩给了雷恩尊敬,雷恩给了罗恩坚持的勇气,当雷恩死了之后,我陡然觉得罗恩失去了他的精气神。这部戏当选最佳男主和最佳男配,实至名归,他们是用生命在诠释生命的意义。自此,我的男神又多一位“杰瑞德·莱托”。

一个人身体健康的时候,才有能量付出给别人。罗恩虽然不喜欢同性恋,可是与在医院结识的小伙伴雷恩成了合作伙伴。雷恩本是男儿身,却喜欢做个女人,喜欢穿女装,喜欢把自己打扮地妖娆动人,希望拥有一对大胸。雷恩的父亲认为这是家族的耻辱,与之断绝了联系。雷恩也是一个艾滋病患者。

在接触世界各地的另类疗法,并且以每月400元的方式卖给其他病人之后,罗恩和雷恩在两条路上走着,一条向上,一条向下。为了继续活下去,雷恩学会了克制,改变生活习惯,不泡夜场,脸色逐渐恢复,身体状况也越来越好,以至于别人根本看不出他是一个艾滋病患者。而雷恩的一切都没有改变,找男友、吸毒,在男儿身与女人心的巨大纠结中不知道怎么安放自己。

在达拉斯买家俱乐部开办之后,罗恩的生意一直很好,他积极地在世界各地寻找关于艾滋病的疗法,打破从前医生给出的只能活30天的地狱预言,也给每个参加俱乐部的人以希望。虽然遭到了FDA的阻止,这一切仍然在地下悄悄地进行。

雷恩的死促使他做出更大的改变和更多的坚持。这个相识于医院,曾经被他瞧不起的小伙伴临死前,变回男儿身帮他从父亲那里借到一笔钱。AZT对身体的破坏性,只能使病人加速死亡,而不是越来越好。他开始斗争,开始打官司,也开始汇聚更多的人来到身边,医院的医生伊芙被辞退开始帮助他,俱乐部开办后第一个从他们手中买药的同性恋免费借房子给他。虽然最后的官司输了,仍然赢得了俱乐部成员的尊重与掌声。

疾病没有好坏之分,分别心属于世间中的人。疾病是身体在讲话。从30天到6年;从自暴自弃到为自己获取利益再到为别人的生命付出,生病之后罗恩的生命随着疾病开始不断变得有意义,这和他的从前的生活俨然不同,他开始懂得照顾自己的身体,照顾别人,为和自己有着一样病情的人付出、抗争,也赢得了最后的尊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