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岛成“空岛”!台湾产业人才双流失经济加速崩溃

www.602.net,台湾《中国时报》20日社论表示:回顾历任台湾当局领导人在位期经济表现,堪称每况愈下,但马英九时代最糟。“两蒋”时代36年,台湾年均经济成长率9.1%,李登辉12年平均6.8%,陈水扁8年降到4.8%,马英九执政更低,降到2.8%。纯就GDP而论,确实江河日下,号称最懂经济的马当局,甚至不如民进党陈水扁时期。

中国台湾网7月18日讯
台湾地狭人稠,自然资源贫乏,虽盛产稻米,却不足以让2300万人维持现在尚称富裕的生活。经济力是台湾存活与繁荣的根基,但蔡执政一年多来,不仅经济未有转折向上迹象,甚至在“只出不进”的政策和作为下,台湾经济正加速崩溃。

但表面解读失之简略,也有错误,每个经济体在不同的发展阶段,能够成就的经济成长率当然不同。大体上发展程度越高、经济体规模扩大后,能够达到的成长率就越低。不同时期面对的全球经济大环境可能迥异,全球化之后,特别是依赖贸易深的台湾,受到的外在环境影响就越大。

台湾《中国时报》报道,马执政8年平均经济成长率2.8%,居亚洲四小龙第3位,去年成长率降至1.5%,落至四小龙之末。经济不振,导致去年实质总薪资和经常性薪资双双负成长,为4年来首见。

陈水扁、马英九执政初期,都曾碰上全球经济大动荡。陈水扁当局碰到网络泡沫化,不过冲击很快就过去,全球再度进入另一波繁荣泡沫期;马当局则遇到全球金融海啸,但海啸后多年其冲击仍未消化,只要看同期东亚其他三小龙,经济表现都远低于海啸前即可知。马当局任期经济成长率低于陈水扁当局,全球大环境因素是主要原因。

成长下挫之外,投资更见下滑。去年投资率仅20.17%,创历史新低。马执政期间,新设立公司资本额平均为538万元;蔡英文执政最近一年,降到了357万元,仅达前者的2/3;今年1~5月华侨及外资赴台投资负成长35%,再次说明台湾经济持续在吃老本。

不过,与韩国、新加坡及香港比较,马当局未能掌握大陆经济跳跃式成长的契机,也是事实,否则台湾不会落居四小龙之尾。其原因恐怕不在绿营指责的“倾中”、依赖大陆,反而是怯于内部因素,不敢大幅开放两岸经贸与投资,半套开放让台湾失去红利分享、企业失去壮大机会,他却承担了“倾中”骂名。

次就出口而言,去年6月至今年4月,台湾出口成长9.1%,其中IC成长22.7%,出口占比从25.5%升至28.7%,其他产品仅成长4.4%,占比则从74.5%降为71.3%,足见除IC产业外,台湾产业若不是出口竞争力正大幅衰退,就是在空洞化。

从台湾发展的脚步看,经济命脉无疑就是出口贸易,冷战时期,台湾被纳入美国体系中,出口超过3成集中在美国。随着大陆经济改革、开放与起飞,出口大陆比重日增;1991年时仍有近3成集中在美国,但到2002年,出口大陆比重就超越美国,并逐年增到4成之多。

《中国时报》评论指出,台湾经济之所以面临如此严峻的困境,主要原因是蔡当前各项政策和措施对经济造成“只出不进”的效应,包括产业、人才、技术、财政等都在空洞化,经济发展的根基正败坏中。两岸方面,不仅双方僵局无法解决,甚且进一步管制大陆企业来台合作、投资、大陆人才赴台等,促使台湾产业、技术和人才加速单向西进。

绿营时常指责马当局“倾中”,造成台湾对大陆过度依赖。蔡当局压抑两岸经贸、提倡新南向,也是说要导正马当局时期对大陆的过度依赖,不过,这种说法有“栽赃”之嫌。台湾对大陆出口依赖度快速上升是在陈水扁执政时,由24%升高到40%,马当局时期则平稳维持在39%左右。

由于两岸僵局未解,双方间的ECFA相关协议自然中止,台湾方面企图和主要经贸伙伴洽签经济合作协定有如缘木求鱼。反观在新全球化趋势下,保护主义兴起,多边组织等影响力趋弱,双边协定将强化其角色。在缺乏经济合作协定享免关税优惠之下,台商出口竞争力减弱,产业亦只好出走。

为何“拒中”的陈水扁当局反而让台湾对大陆出口依赖飙高?原因是台湾出口由美国大量转向大陆,这是自然的经济法则驱动;陈水扁当局执政8年,正是大陆以两位数高速成长、经济规模量体快速增加时期。

人才是附着在产业之上的,产业出走,人才跟着外流。2015年台湾赴海外工作人数72.4万人,72.5%属于白领阶层,58%前往大陆地区。根据牛津经济学公司(Oxford
Economics)的报告,人才出走将导致台湾在2021年面临全球最严重的人才缺口;换言之,除了产业空洞化,台湾还将遭遇人才空洞化。

冷战时期,台湾出口集中在美国,是因为两岸阻绝,等到两岸关系开放,大陆经济体扩大后,台湾出口很自然就日益集中大陆。此情况就如美洲国家必定以美国为最主要出口地,“远离美国”的国家,经济要好也难。

至于蔡的“新南向政策”,经济上其目的一为出口,一为投资。出口方面,于陈水扁执政时,新南向18国占台湾出口比重从14.7%升至17.6%,马时代更增至21.1%,显示随着东南亚、南亚等各国经济的发展,台湾企业自然会调整其布局与出口策略。至于投资,岛内投资环境不思改善,却大力推动往外投资,后果就是加速产业空洞化。

台湾在马当局时期出口集中大陆程度未提升,倒也未必是政策的功劳,而是因为典范再次移转。过去台湾出口大陆增加快速,是因台商在大陆投资,以“投资带动出口”;马当局时期大陆本土产业崛起日盛,台湾出口大陆金额虽增,但比例已到顶峰。此时,台当局的政策应是尽量让台湾仍有优势的产业、企业到大陆投资,先行卡位与抢占市场,同时开放具两岸双赢性质的陆资投资台湾企业,但马当局怯于绿营反对,反而设下诸多限制,行政审查甚至愈来愈严格,许多机会就此一去不复返,台湾面板产业被卡死就是明证。

产业发展环境则是日形恶化,“一例一休”搞到各行各业哀鸿遍野,蔡仍不动如山;加上缺电、缺工、缺地、环保、行政效率不彰等老旧问题未能有效解决,更促使产业外移、新投资不来,恶化“只出不进”的病灶。

马当局是台湾70年来经济表现最差的当局,但10年后可能摆脱恶名,因为蔡当局两岸投资限制更严,导引民间往东盟、印度发展的企图不会奏效。官员说大陆经济增长放缓,风险高,却忘了大陆已是全球第二大进口市场与经济体,即使经济放缓到6%,每年增加的经济量体仍相当一个台湾的规模,大陆对台湾经济与产业已有无法取代的效益及地位。

前瞻计划尤其让财政只出不进、债留子孙。该项特别预算根本不合乎急迫性、必要性等基本原则。过去3年税收平均就超收1000亿,何须举债因应;其次该计划以轨道建设作为主轴,却未做具体可行性评估,势必成为无底洞钱坑,真正需要大投资的产业发展基础建设反只聊备一格。

蔡当局的操作将造成台湾产业与经济更深的困境,失业率更高,薪资更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