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按语:借助网络我写的微诗歌,作为一种文体实验,希望能有更多有益的媒体传播现代诗歌。

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 1

*
微诗歌1:《分别》:从夜晚的视频中每日和妻女分别一次每日让自己感受一次温暖朋友
这不一样在家里守着她们你从来没感到满足

自从兔小子离开家以后,兔妈妈就一病不起。伤心的妈妈不明白,丈夫和两个女儿为什么会那么狠心地对待她的小儿子。

*
微诗歌2:《秋风》清空了所有闷骚的夏天秋天带着镰刀来了好的终将收藏那些无用的被扔掉

兔小子现在怎么样了呢?他能自己找到吃的吗?他会不会挨冻挨饿吧?
兔妈妈越想越难过,忍不住眼泪也扑簌簌地掉下来……

*
微诗歌3:《持续》什么事情持续起来似乎就好GDP持续增长单位效益持续上升名声持续上扬工资持续提高但真相不能真相只能就地活埋就地正法永世不能翻身

兔小子不在,两个兔子姐姐这几天过得倒是满滋润的。看不到灰灰在眼前晃来晃去,她们好像做什么事儿都顺心思。

*
微诗歌4:《困难》这可以写本小说关于中元节中国的三大鬼节之一因为在这一天亲人们才能再相聚你可以大声哭着说你的委屈你说给你的先人们他们是你的亲人在这个时代和鬼交谈比人交谈更能得到安慰


听说森林里的狮子大王要过生日了,他要森林里所有动物都为他献礼呢!”兔二姐对正在梳妆的兔大姐说。

*
微诗歌5:《难过》我遇到的人们都在难过为一次事件为一个本不相干的人他们难过的甚至想到放弃这些都化成了文字最后只能是心情我不想劝他们高兴起来我和他们一样难过因为所有难过的人和事都是中国的事
我的同胞

“噢,我也听说了!”兔大姐边往脸上扑着香粉边答。

*
微诗歌6:《单纯》那么多人在寻找朋友单纯的朋友那么多人放弃了单纯并伤害了

“届时狮王陛下要举行一个盛大的生日宴会,他会答谢所有给他送过礼的动物……”兔二姐望着兔大姐满脸向往地说。兔大姐依旧往脸上
拍着粉,“我知道……”

我们嘲笑侮辱玷污单纯我们在都市的繁华中在热闹的人群里早就忘记遥远乡村里星星和月亮的青辉

“可是大姐,难道你就不想去参加吗?”

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蛐蛐自由的鸣叫隔窗话桑麻的美好

“当然想,但是我们没有礼物啊……”兔大姐有些遗憾地说。

* 微诗歌7:《孤独》

“要不,我们排段舞蹈吧!我们长得这么漂亮,大王看了一定喜欢!”

他没有选择别人选择了你因为你孤立并懂得喧嚣后的落寞

“ 好主意!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兔大姐高兴地一拍大腿跳起来。

他没有选择你是因为他可怜你的浮华你没有星光就将无家可归的悲哀

“如果能博得大王的欢欣,也许他会赏赐我们一些珠宝还有美食呢!”兔二姐美滋滋地说。“真的吗?”一听说可能会有珠宝美食,兔大姐立时比妹妹更加地向往起来……

* 微诗歌8:《单身》:

“别做梦了,你们都疯了吗?”兔妈妈无意中听到了两个女儿的对话,她被吓了一跳。“你们千万不能去,没什么好事,那里边一定藏着阴谋……”兔妈妈说得急了,她的手都开始颤抖。“会有什么阴谋呢?难道狮子大王还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当着百兽的面大开杀戮吗?那么多动物看着他呢,他不会叫自己威严扫地的!”兔
姐姐努力地为自己争辩道。“可是……”
“没有可是,她们必须得去!”兔妈妈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刚赶回来的兔爸爸给打断了,“不敢不去的
,你们没听说吗
?上回狮子大王过生日,有些动物没有去朝拜,后来他们都一个个神秘地失踪了……”

选择单身的人们把黑夜一关就是一个世界

大王过生日那天,森林里热闹非凡。狮子是这座森林的霸主,他过生日谁敢懈怠。各种动物都从四面八方赶来,他们都带着自己的一份厚礼。你听,鸟儿们唱起了歌,猩猩和狒狒敲起了大鼓;你看,蟒蛇跳起了蛇舞,两个兔姐姐跳起了她们排练的兔子舞,还有一大群的猴子在表演翻跟头……

他们被孤独被孤立他们看到了一切并怜悯了人类的过错

狮子大王很高兴,他坐在高高的宝座上,和他的弟兄们一起推杯换盏把酒言欢……

* 微诗歌9:<父亲>:他们都老了腰塌下去楼房住得高了每一次上来都喘

这时候,从远处走来了一头黑熊,黑熊后头还跟着一只狐狸。“呜…呼呼…我的朱丽耶,到了!现在你去把我们的礼物敬献
给大王吧!”黑熊说着把一个罩着红布的笼子递到狐狸手上。

他抱着孙女那样的一老一少白的在灯光下刺眼黑的像开放的牡丹

笼子里装的会是什么呢?在场的所有动物们都静下来。狐狸扭着她细细的腰走到狮子面前,她捧起那个笼子双膝跪地。“我们无比敬爱的大王,这就是我们为您献上的厚礼!”狮子大王接过那个笼子,他一把把那红布扯了去……噢!原来里头是一只兔子_
_一只长了三个耳朵的兔子。所有的动物都一声惊呼,“啊?!那不是咱们家灰灰吗?”兔二姐第一个认出了她的弟弟。“你想叫全天下都知道吗?”兔大姐一把捂住妹妹的嘴,把她拉到角落里去……

*
微诗歌10:《病》:母亲急病我给他量体温给她端水喂药给她洗脚她大声说:别过来不要传染你

“这么不大点儿的小兔子,他有什么用?”狮子大王撇着嘴打开笼门,他伸出两个指头把灰灰从笼子里夹出来。

小时候我高烧发病母亲给我喂药洗脚量体温轻声对我说:孩子妈妈和你在一起

“哎呀!大王这可不是只普通的兔子,您没见他长着三只耳朵吗?吃了他您就能耳聪目明长生不老!那样您就可以永远掌管天下,做我们的大王了!……”

* 微诗歌11:《冷夜月》:下车就回家门前的老妈妈黑夜里只有白发

“真的有那么神奇吗?”狮子大王张开大嘴,他的口水都流下来啦!

*
微诗歌12:《不同》:我和你的不同主要在你在明处我在暗处你有着光照我们寻找光亮

正在这时候,一只兔子不知从哪儿冲出来,“不要吃他!不要吃他!”是兔子妈妈,她冲到狮王面前抱着大王的腿苦苦哀求,“请您不要吃他,他不是灵丹妙药。他是我儿子,是我们家可怜的灰灰……”

你 阳光充足我们借着灯光你们说着正大光明的假话骗取名利我们卑微地生活
骗取生命

“什么灰不灰的!别碍本大王的事!”狮子大王飞起一脚,把兔子妈妈踢出去老远……“妈妈,妈妈!”兔小子大声叫着在狮子手心里挣扎。

* 微诗歌13:《午后》

“让我尝尝这小甜心的味道……”狮王张开他的血盆大口正要把灰灰一口吞下,这时天空中突然炸响了一声惊雷,一道闪电击中了大王,狮子身上冒着烟重重地栽倒在地上……

那些活动的网络滋养了多少流浪人他们无家可归把这里做了旅馆看看风景发发牢骚知道什么都没用对于黑暗对于受辱的一切现实

“快跑啊!”动物们吓坏了,他们开始四散奔逃……

叹口气不如回家

“抓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狮子大王爬起来大声吼道。立时间,无数的狮子冲出来,他们张牙舞爪,开始了一场屠杀……啊!这确实是一场盛宴啊!不过,只是那些强悍者的盛宴……

微诗歌14:《娱乐》

惶恐的动物们四处逃窜,他们相互碰撞,相互踩踏,死伤无数。灰灰也在拼命地逃,他跌跌撞撞气喘嘘嘘。“灰灰,往这边跑!”混乱的人群中,一个声音依稀地传来。灰灰四下找了找,啊!原来是小帅哥,他曾救过的那只鹦鹉。“是你啊?你怎么也在这里?”灰灰想和小帅哥说些什么却被鹦鹉打断了。“别问了,快跑吧!跟着我!”小帅哥在前面飞,灰灰在后面跑,他们很快就钻进了茂密的荆棘丛。身后的喧嚣渐渐地远去。灰灰实在累坏了,他的腿都跑软了。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呼地喘着粗气说,“累死我了!我,我再也跑不动了!”小帅哥也停下来,“哎哟!可吓死我了!……”他也气喘嘘嘘地说。

你高兴了我也高兴了我们都高兴了所以我们就不要管天下洪水滔天各地战火硝烟

“你们两个真没用!就跑这么点儿路就要死要活的……”一个声音从他们前方的草丛里传来。“啊!!!快跑啊!”小帅哥一听到这声音调头就往回飞。“我们好不容易刚从狮子嘴边逃出来,你怎么又往回跑,你吓傻了吗?”灰灰不解地问。“对不起,我先跑了!这有比狮子更可怕的主儿……”小帅哥扔下灰灰就跑。“你去哪儿!快回来,不听话我就不客气啦!莫哩魔力!看我晴天霹雳!”
“咔!”随着一声惊雷的巨响,小帅哥翻着跟头从天上掉下来。这是怎么一回事啊?灰灰被吓着了。

所以我们娱乐吧所以关上门让我们的心脏冷冻起来

前面的草丛被扒开了,有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儿从草丛里跳出来。啊!她好漂亮!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人”吗?灰灰上下打量这个他以前从没有见过的新鲜人类。他看到她穿着玫瑰红的小皮靴,粉红色带白色花边儿的裙子,他看到她生着张花瓣一样粉嫩嫩的小脸,她还戴着一顶帽子,那是一顶多么漂亮的帽子啊!那不就是灰灰的妈妈给他织的那顶帽子吗?它怎么戴到了她的头上?灰灰被惊住了,他傻傻地站在那里说不出一句话。

微诗歌15:《狮子》

“我死了吗?”鹦鹉躺在地上闭着眼睛问。“快起来,你这个小滑头!我根本就没有打在你身上,你怎么也会掉下来?”小女儿走过去,蹲在小帅哥面前问。“真的吗?你真没打中我吗?”鹦鹉翻身坐起来,摸摸自己的头,又拽拽自己的尾巴。“你已经是我的奴仆了,以后你必须听我的,否则我就用闪电把你的毛烧光!……”小女孩儿脸上浮现出一点点邪恶的笑。“啊!我怎么那么命苦啊!……”鹦鹉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大哭。

被收养的狮子无法在人群中继续他被送回森林他成为森林之王过去的主人被警告不能去探望因为野性难驯

“她是谁啊?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灰灰大惑不解地问。“你还说,还不是为了要救你吗?……”

主人还是去了隔着远远的石滩狮子闻到了昔日主人的味道他奔跑他狂喜他拥抱他甚至亲吻了他人类和动物的情意还可以永恒

兔小子坐在地上,他听鹦鹉说起上次他们分手后的经历。原来,面前这个看起来天真可爱的小女孩儿就是小帅哥嘴里说的那个打伤他的“小巫婆”,小帅哥在采食浆果的时候又不幸地遇上了她。

以上诗歌写于8月21日夜至22日午后。

“你不许叫自己的主人是‘小巫婆’!否则我就把你砸扁!”那个小女孩儿凶巴巴的,看起来真的有些像个小巫婆了。“是、是,我的主人!~那我该叫你什么呢?”鹦鹉委屈地抹着眼泪问。小女孩儿想了想,“要不然你叫我魔仙姐姐吧!我是霹雳小魔仙!!!”

“你是说,为了让她救我,你甘愿失去自由,做了她的奴仆了吗?”兔小子被小帅哥感动了,他的泪水在眼圈里转啊转。“也不用这样啦!你也救过我,就算我们这回扯平了……”鹦鹉总算想开了,他爬起来,飞到霹雳小魔仙的肩头上,“走吧!我们离开这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