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素媛》,我头痛欲裂。恍惚中,那个可怜的小女孩似乎就站在我的面前,让我不忍直视,不能呼吸。
    人类最深切的同情莫过于有代入感的痛楚。看着血肉模糊的素媛,我泣不成声。我也有个年幼的女儿。作为一个母亲,我无法直视孩子如此的痛苦。作为一个母亲,作恶者无论得到多重惩罚心里也无法释然,遑论是这样的判决?当素媛的父亲举起法官的牌子时,我恨不得让它马上落在恶人的头上,让他脑袋开花要多惨有多惨,让我压抑的痛楚在那一刻得到些许的释放。
    孩子及时地抱住了父亲的脚。是的,在那一刻惩罚了恶人。可是接下来呢?这只会让本已愁云惨淡、捉襟见肘的生活雪上加霜,这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素媛一家人,总要生活下去。有时候,生活对善良的人就是这么不公平。
    比如这突如其来的惨剧。
    这平凡的生活,平凡的一家人,平凡的孩子。也许我们大部分人都是这样,心无旁骛地过着自己的生活,像素媛一家人一样,该上班的上班,该干活儿的干活儿,该上学的上学。我们以为,昨天这样,今天这样,明天也是这样。谁知道飞来横祸。原来以为生活像平静的湖水,谁知道水下潜伏着可怕的妖怪。
    这残酷的电影,不,这残酷的生活,让我心生恐慌。我想这电影其实是不适合孩子的父母看的,尤其是对于家有幼女的父母来说,这简直像恐怖片。可是我又想这电影尤其适合这样的父母看的,因为它会让我们警钟长鸣,时刻保护好孩子。

                        

《素媛》与韩国大部分犯罪题材电影一样,讲述了一个令人绝望透顶的故事。关于性侵女童。曾经听过这么一个荒谬的真实新闻,台湾一教师以“上帝”的名义对十几名女学生进行性侵害,这伪装的上帝给出的无耻理由是“不接受上帝的精神治疗,会遭受诅咒,家人会全部死掉”很多人会纳闷,这么荒唐的理由被害人为什么要轻信。这又涉及一个话题,为什么女童性侵案如此频繁?答案显而易见,变态的魔鬼在浴火中烧时,多选择抵抗力弱、天真单纯且作恶之后最易逃脱制裁的人群。

澳门新葡亰手机版,“素媛”是一个可爱漂亮的小孩儿的名字,一个雨夜上学途中,遇到一个醉酒大叔,这家伙以“合伞”为由,将素媛骗至偏僻小屋实施毫无人性的性侵犯。素媛原本生活在一个没有任何特别的普通家庭,父亲在工厂打工赚钱,母亲开了一家小买铺子卖点日常用品,一家三口,简单度日,他们的窘迫、尴尬、辛酸或者温暖都是一个再寻常不过小家庭的生活,谈不上多幸福,小日子过得也算安稳顺畅。父母苦于生计,赚钱繁忙,顾不上接送女儿上下学,而不幸就在素媛小朋友如往常一样的上学途中,不带一点慈悲的降临到这个家庭。

这部电影最后在韩国本土获得极高的评价,获韩国电影青龙奖最佳导演。并且入围北京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影片以“素媛”遇害之后的心理重建和惩治凶手两条主线叙事,最终的结局更像是上帝在与人类开玩笑,凶手在素媛父亲以及法庭面前假装失忆狡诈应对,对恶行矢口否认,素媛父亲多方努力之后,这人渣仅仅被判刑十二年,更加无法接受的是,当这人渣心满释放之时,小素媛那是也才整整二十岁。影片不同于以往的犯罪类型电影,全片笼罩在黑暗的基调之中,而是在“素媛”的心理重建过程之中,描绘了一个爱和温情的全景图。

影片中扮演父亲一角的是韩国国民大叔薛景求,这个角色的复杂性极高而薛景求的表演可以用滴水不漏来形容。一方面他要尽力帮助女儿恢复从前重拾生活下去的信心,再者他又必须抑制住自己的悲伤去扛住这突如其来的不幸并让凶手得到该有的惩罚。备受摧残的素媛被装上“人工肛门”后大便呈现黄色水状常溢出床单,父亲越帮越忙,忽略了女儿“不要,不要”的大喊,而当他一双成年人的大手抚摸到女儿屁股时,变成了声嘶力竭的呐喊。父女俩面面相觑,女儿的悲伤、无助和绝望席卷了父亲。同时,高昂的治疗费用令他不得不像朋友、同事张口。影片中最让人动容之处是父亲在资金匮乏的情形之下任然租下昂贵的可可梦道具(女儿最喜欢的动画形象),穿上庞大的道具后笨重的来回俯身与女儿用写字板进行交流,慢慢卸下女儿的心理戒备。父亲每天在女儿上下学的道路上都会换上可可梦的道具陪伴女儿,而且从不点破身份。在恶人即将审判之际,父亲说道:如果判决有什么差池,我要亲自解决。这绝非一句非理性的暴力言论,而是一个无助和悲伤透顶的父亲对自己心爱的女儿最深沉的爱,没法不唏嘘感动。

素媛的母亲在得知女儿的遭遇之后的反应是激烈的、无理性的。她表现出的疯狂和歇斯底里以及一系列无法接受事实的举动恰恰都是为人母在此恶运之下的常态化发泄。印象最深的是,她在与素媛的心理医生的交流中说出这么一句极端的话:天下的孩子这么多,为什么只有我的孩子遭遇这种事,不如所有的孩子都遭遇好了,就不会受关注了。这话是素媛在学校得到同学嘲笑以及受到媒体无礼跟踪关注之后的一句实话。或许乍一听不通人情且极端自私,可父母之爱就是这么细腻而真实。想起王朔和女儿的一段对话——女儿:没相到你是这么自私的一个人。王朔:是,我承认,你就是我的那个“私”啊。

影片的温情不局限于家庭成员之中,父亲的工厂老板是个热衷斤斤计较的家伙,哪怕是午饭时间他也会为多争夺一个鸡腿发挥尽爱贪便宜的本能,而当他知道素媛的家庭遭遇之后,他愿意掏出自己省下的血汗钱,不管能否归还,一气儿就交给了素媛的父亲。而卖可可梦道具的唯利是图的商人,他们同样愿意将旧道具借用给这位不容易的父亲。最为阳光的且充满人性救赎味道的一点是素媛的同学,那个胖子小朋友,他知道素媛的事情之后相当悔恨。如果那天我陪着素媛一起上学,就没有这种事发生了,一个小孩子陷入了自责。并将素媛治疗期间落下的课程笔记,用小卡片的方式贴在素媛家小卖店的门上。

电影的结尾处,素媛的弟弟“素望”从妈妈肚子里降生。素媛对着出生不久的弟弟说“你能出生真是太好了!”这话我听过两种理解,一种是素媛对今后的生活仍然抱有信心,另一种是素媛认为自己给家里的麻烦太多了,弟弟出生之后她会选择自杀。要我选,我更愿意相信前者,因为生活中自然有不可避免的黑暗,可每天太阳会照常升起。

                                    原文载于《中国女性》杂志,转载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